正文 第五卷劍氣九霄 859心魔

作品:《魔天記

    精彩閱讀·盡在·無名小說網(www.22001314.com

    柳鳴的身體動了一下,面色依稀似乎對這冰涼之感有些不適應,但并沒有睜開眼睛,而是忍耐了下來。

    很快,他便感覺到了青光的作用,身體之上的針刺痛苦不知不覺之中減退了不少。

    柳鳴臉色微微一喜,看來這清妙玲瓏壁果然不愧是歐陽世家的至寶,顯然不僅僅只有清心的作用。

    他再次運轉功法,龐大的精神力擴散到了他全身經脈,控制著涌動的法力。

    一刻鐘,兩刻鐘,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后,柳鳴耳中忽然恍如炸起了無數的驚雷,全身經脈之中的法力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一道宏大的法力河流,終于直奔到了靈海之中。

    他心中猛地一跳,就在此刻,靈海之中一百五十三法力結晶周圍忽的騰起了無數若隱若現的淡淡黑影,擋在了所有法力之前。

    轟的一下!

    奔涌而來的法力紛紛撞擊在了黑影之上,下一刻便如同浪花般碎裂了開來。

    “果然出現了……‘境障’!”柳鳴心中一凝

    所謂境障,其實通俗點的叫法,就是境界瓶頸,從最基礎的靈徒期開始,就一直伴隨著所有的修士,無人可以例外。

    不過低階修士遇到的境界瓶頸都十分的弱小,修為越高,這種境界的禁錮枷鎖就越大。

    一般而言,所有修士在沖擊假丹,真丹之時,境障才會這般清晰的以接近實質形式表現出來。

    在這種時候。各人根骨天資以及積累法力的凝厚精純程度,便開始發揮作用了!

    如天靈脈。地靈脈等卓越的靈體的境障,肯定會比一般修士小的多。自然更容易突破。

    柳鳴甚至在太清門的典籍中看到過,在太古時期,有一些傳聞中逆天級別的靈體,甚至有避免境障的效果。

    也就是說,這些人,可以毫無瓶頸的一路修煉至真丹,甚至更高的境界!

    這些念頭在柳鳴腦海中一閃而過,而其自身是三靈脈之體,輪資質算得上是所有修士中最差的一類了。

    他心念電轉下。毫不猶豫的睜開眼睛,單手輕輕一招,身側一只玉盒中飛出一溜青光,沒入了他的口中。

    正是陰九靈所賜的那顆玉清丹!

    丹藥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暖流剎那間流遍柳鳴四肢百骸,他體表一股股黑氣隨之狂冒而出,滴溜溜一轉之后,化作了一個個黑色觸手在他身周狂舞起來。

    他體內經脈之中,被擋住的法力浪潮再度匯聚了起來。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著靈海之中的無形境障。

    法力與境障的不斷沖撞,使得柳鳴身體針刺般的痛楚又高漲了起來。

    即便是有清妙玲瓏壁散發的青光,也似乎不怎么管用了,特別是他的腦海之中。此刻好像有人拿無數的細針刺入其中,即便以柳鳴的堅韌性格,也恨不得能伸手進去撓上兩下。

    “呼……”

    柳鳴控制著法力沖擊瓶頸的同時。也試著調勻呼吸,但是不論他如何試圖平靜心神。腦海中的刺痛也絲毫沒有減少。

    “不對,這是心魔要開始發作了!”

    他心中電光一閃。立刻發覺了異狀。

    不知何時開始,他的心中竟浮現出了一股焦躁的情緒,這正是心魔爆發的前兆!

    柳鳴心中一凜,當機立斷的一招手,另一只玉盒中的清魄丹頓時化作一道青光,飛快的沒入了他的口中。

    一股清涼之意順著他的喉嚨,融入小腹之中,并立時彌漫了開來,漸漸升騰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他感到腦海中微微一清,神識海中的精神力似乎也增強了幾分。

    “果然不愧是歐陽世家珍藏的丹藥,神效果然非凡!”柳鳴心中贊嘆了一句,心頭浮現出的焦躁情緒也似乎減輕了很多。

    靈海之中,在法力洪流的多次撞擊下,黑影境障也終于開始破碎出了一道裂紋。

    咔嚓!

    這一聲低不可聞的輕響,卻讓柳鳴的神識海中仿若受到了九天之雷轟鳴般震動,洶涌的法力洪流頃刻間將黑影淹沒在了其中。

    他的神魂不由自主的混在法力之中,直接突破了黑影境障之后。

    結果下一刻,眼前忽然一黑。

    周圍的一切都瞬間消失了,入目之處,只有無窮無盡的黑暗,一點聲音也沒有,死寂的讓人不禁有些心煩意亂。

    “幻境,不對,這是心魔之力!”

    柳鳴心中咯噔一下!

    畢竟清妙玲瓏壁只能使人清心,減輕心魔影響,卻無法徹底阻止心魔的出現。

    他舔了舔嘴唇,再回想了一下典籍中記載的破除心魔方法和陰九靈提醒的幾件事情后,當即深深呼吸了一下后,穩住心神邁步往前走去。

    但他才剛走了兩步,黑暗死寂突然被打破,“轟”的一聲,前方紅光一現,一股灼熱之極火焰迎面撲來。

    柳鳴身形一個模糊,當即一閃避開,但身旁忽然化為了一片火海,其全身皮肉竟仍然被突如其來火焰燒灼,劇烈痛楚從身體每一個角落狂涌而出。

    他面孔因為痛楚而扭曲了起來,臉上的皮肉迅速變成了紅色,隨即在火焰的灼燒下又變成了黑色,表面皮膚卷起了褶皺,手和腳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大水泡,又隨著“砰”的一聲聲炸裂開來。

    周圍火焰溫度越來越高,燃燒的聲音也越來越響,空氣之中也浮現出了淡淡的波紋,一種恐怖的灼燒氣味彌漫開來。

    柳鳴睜大了雙眼,盡管身體上的痛楚越來越劇烈,還是咬緊牙關,緩慢但是堅定的向前走去。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全身傳來的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這痛楚不過是一種幻覺……”柳鳴緊守住神魂中的一絲清明。繼續一步一步的向前邁出。

    不知過了多久,周圍狂暴的火焰緩緩褪去。周圍又重新變回了一片虛無的世界,身體上的燒傷和痛苦也隨之消失了。

    “呼……”

    柳鳴額頭冒出了一層冷汗,目光隨即變得更為堅定,大步向前走去。

    “鳴兒!”

    忽的一個深沉的男子聲音從背后悠悠傳了過來,柳鳴剎那間如遭雷殛一般,身體劇震,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腳下不由自主的一停。

    這個聲音對他來說是非常遙遠的記憶,也是他記憶深處從沒有忘記過的聲音!

    柳陽宗。陽元城太守,他的父親!

    母親在他出世之時便難產而死,自小便是父親手把手將他養大,種種掩藏在記憶深處的畫面驀然間一一浮現在了柳鳴的心中。

    柳鳴嘴唇微微顫抖了幾下,然后他再一次邁出腳步,向前走去,始終沒有回一下頭。

    “鳴兒,看到你現在已經長大成人,為父心里十分的欣慰。為父這便要走了。不過在臨走之前,想和你說說話。”

    威嚴而又帶著慈愛的熟悉聲音從后面傳了過來,語氣中隱隱帶著些許祈求的意味。

    柳鳴咬了咬牙齒,強行按捺住回頭的沖動。狠狠心,腳步仍舊沒有停留。

    “大膽逆賊柳陽宗!你觸犯當今圣上,欺君罔上。罪大當誅,現我等奉刑部之令將你逮捕。拿下了!”一個冷漠的聲音厲喝了一聲,隨后一陣鐵鏈枷鎖的聲音傳了過來。套在了一個人的頭上。

    “帶走!”冷漠的聲音下令道。

    “鳴兒,救我!你知道為父是冤枉的!”柳陽宗怨憤的大聲呼救道。

    柳鳴腦子里轟的一下,血液直沖上了頭頂,這些凡人捕快,以他如今的修為,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將他們全部轟殺成渣,那樣便能救下父親了!

    “鳴兒,為父這一去,你我便終生無法再相見了,你連回頭看一下我,都不愿嗎?”柳陽宗的聲音一下子蒼老了許多,近似哀求道。

    柳鳴的身體因為極度的憤怒和猶豫,而開始慢慢發抖起來,身軀之中仿佛陷入了激戰,幾次三番想要不顧一切的轉過身來,看看自己的父親,然而每到這時,都會有一股不知從何處傳來的淡淡涼意滲透進他的身體,使得他保持著心中的一絲清明,苦苦忍耐了下來,終究沒有回頭。

    盡管此刻沒有疼痛的折磨,但柳鳴衣衫都已經被汗水浸透,面目由于掙扎而變得更加扭曲,似乎比剛剛的烈火舔舐,更加的痛苦。

    不知過了多久后,背后柳陽宗呼救的聲音越發的漸漸遠去,終于裊裊消弭在無盡虛空之中。

    柳鳴大口的喘氣,幾乎便要脫力跌倒在地。

    突然,他腳下一個踩空,整個人一下子朝著一個深不見底的地方墜落而下。

    柳鳴眼前一花,只覺腳后跟被一只大手抓住,狠狠一甩,朝著天空飛去。

    他手臂一揮,想要驅動法力飛騰而起,卻猛然發現他不知何時竟變成了一個**歲大的孩童,絲毫法力全無。

    周圍的環境一片昏暗,遠處傳來水浪拍擊海岸的嘩嘩聲響,更遠的地方,隱隱能看到一些隱藏的陰暗山峰和樹木。

    這里是……兇島!

    下一刻,他的身形在失重中不斷下降,他心中不由的騰起一絲恐懼!

    就在他堪堪落到地面之時,下面卻突然多出了不少兇惡囚徒,紛紛舉起雙手,抓住了他的身體,隨即狠狠的朝著天上拋去,落下來之后又再次拋上去。

    柳鳴只覺一陣頭暈腦旋,但卻根本發不出一句叫喊。

    他此刻耳邊充滿著這些兇徒們嘴里發出的嘻嘻哈哈聲和冷酷的嘲弄聲,仿佛在玩好玩的游戲一般。

    柳鳴雖然竭力想要穩住身體,但只有**歲的他和周圍的囚徒力量顯然差距太大了。

    “嘭”的一聲!

    他瘦小的身體狠狠砸在了地上,不等他爬起來,一只大腳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胸口。

    (現在“忘語”**平臺上,開始推出魔天記實體書了,有些書還附帶忘語親筆簽名,有興趣書友,可以去平臺上訂購哦。魔天記實體書現在已經出到第五本了。)(未完待續。。)

    手機看好書·盡在·無名小說手機版(m.wmtxt.com)

足球现场直播